毒蜂想直接蜇死人多少还有些困难而且人足够多

让长野佑二目睁欲裂的是,由于他麾下步兵中队的士兵显然比奉天独立旅那帮战斗力低下的中国士兵战斗纪律更强,虽然被那些恐怖的毒蜂攻击,他们也是数人背靠背战在一起,拿起手中的衣物努力地扑杀着敢于往他们扑过来的毒蜂群,虽然大部分人被蜇得鼻青脸肿痛苦不堪,但多少也遏制住了毒蜂目空一切的肆虐。
 
    可,那条可怕的火红弹鞭仿佛长了眼睛,扫向的正是他麾下的那群英勇的士兵们。
 
    只是短短的十几秒,就有三十多人被恐怖的弹鞭扫倒,那绝对是一挺射速远超过92式重机枪的机枪,训练有素的长野佑二立刻在心中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如果说纪律性极强的日军还有勇气和可怕的毒蜂对抗,但当那道可怖的弹雨袭来,再强大的勇气也烟消云散。
 
    日军也做鸟兽散纷纷向两侧的山体茂密的灌木丛中扑去,一是躲避毒蜂,二是躲避弹雨,他们做的选择毫无问题。
 
    短短时间被数百人类扑杀了数千同伴,尚剩余近一万五的杀人蜂振动着翅膀发出可怕的嗡嗡声更疯狂地向沾染着浓烈蜜糖气息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的生物发动着它们最可怕的攻击。
 
    几乎没有人可以幸免,下有毒蜂,上有弹雨,这对于山道上日伪军来说,简直是他们一生中最可怕的一天。
 
    他们甚至宁愿呆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也不愿呆在这个不是地狱,胜似地狱的地方了。
 
    很快,他们的愿望得到了满足。
 
    不是那几个飞出“黄云”硕大的“阿拉丁神灯”被人擦了,而是山顶上有四个光着膀子的土匪在“跳舞”,确切的说,是在扭秧歌,中国北地最有特色的舞蹈。
 
    三里外的一座小山上,最少有五十双眼睛一直在期盼的盯着此处的山顶,不过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犹如过了一年。
 
    那里可是有他们200兄弟,朝夕相处的兄弟,而他们面对的却又是高达千人的日寇,换成是谁,都会把心提到嗓子眼儿吧!
 
    终于,他们等到了,在看到四个身影出现在眼帘的时候,孙宏振暴起的怒吼声划破长空:“目标,四号区域,开炮。”
 
 
    足足有三十多人,就像一片轻灵的树叶,被巨大的冲击波掀起,然后重重的落在山上或者是山道上。
 
    当然,他们大部分人不是被摔死的,而是在被冲击波掀起的那一刹那,就被蕴含着巨大能量的冲击波将他们的内腑击成粉碎性糜烂,他们绝大多数人的死亡原因,都是死于内出血。
 
    仅仅两颗炮弹,所造成的伤亡,就远高于四百多人打了两排枪,陈运发射出了近八十发子弹。
 
    神啊!就把刚才我许的那个愿望当个屁放了吧!日伪军们在这一刻绝对是想哭的,他们真的很想重新改愿望。
 
    如果说先前毒蜂的攻击虽然很痛苦,但那多少还有些活路。好歹,毒蜂想直接蜇死人多少还有些困难,而且人足够多,毒蜂又喜欢蜂多欺负人少喜欢棒打落水狗,倒霉的那个人就一直倒霉。
 
    可现在,才是真正的没活路啊!
 
    也许是他们先前的意念太过强大,两颗炮弹足足带去了近五十人的生命之后,产生的巨大冲击波也将还在山道上肆虐的毒蜂也扫了不少,至少直接干掉了三分之一。
 
    可是,没人庆幸。
 
    因为,炮弹带来的,还有灾难。
 
    而且,是一点儿也不比毒蜂肆虐小的灾难,就连陈运发和一帮土匪民夫菜鸟们都没想到的盛况,就这样在山道上爆发了。
 
    真是屋漏偏遇连阴雨啊!对于一帮注定要倒霉到底的日伪军来说。
 
 第409章 未来的那帮牛人们
 
    “这位刘团长,是位至情至性之人,面对侵我国土之倭寇,骂又何妨?就冲他这一骂,我彭武所服之人的字典里,就有他一个了。”
 
    “就是,管他怎么骂小鬼子,只要能使劲儿揍鬼子,他就是英雄,我中华民国的英雄。”
 
    。。。。。。
 
    “英雄是英雄,我们谁也不能否认,但言语粗鄙不堪,却有失我中华泱泱大国灿烂文明,由人之言可推人之行,我等之辈想与之和谐相处,甚难啊!尤其是还要深入西南之地。。。。。。”有个身着长衫的眼镜男微微摇头批判。
 
    “话不能这样说,骂小鬼子而已,又不是骂我们自己人,你这样想实在是太过迂腐。。。。。。”
 
    显然,刘团座这封粗鲁不堪的电文对学子们的冲击还是比较大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的极为激烈,不过从现场的氛围来说,站在他这一边的显然还是比批判其粗鄙不堪的还是要多些。
 
    做为老师的叶企孙却一直面色如常,看着身边的学生们诉说着属于他们的见解,整个过程中并未插言。
 
    还是一个中等身材相貌英俊说话声音极其爽朗穿着黑色中山装的年轻人开口了:“大家别吵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听听先生的意见,毕竟先生是唯一接触过这位传奇团长的人,我想,先生才更有发言权,大家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