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翻动一个又一个已经逐渐冰冷僵硬的同袍身躯

冲锋中的伪军不断有被子弹击中痛苦的哀嚎倒下,运气最好的说不定只是伤而不死,如果能战胜还有可能活下去,运气稍好的,还能留个全尸,运气差的,不管你死不死,都有可能被随后而来的炮火炸得尸骨无存。
 
    在中国北方山峦上爆起的一朵朵小蘑菇状烟花可不会管它存在的范围内是什么,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或者花草树木,只要是地表上存在的,都会被它摧毁。
 
    而阵地上的国军同样也是死伤惨重,为了要活命的伪军数百杆步枪拼命射击,加上八辆坦克车上16挺机枪疯狂扫射,似乎每呼吸一口空气都能吸入一颗子弹。
 
    不少士兵只是略微抬了一下头,就闷哼一声倒下,苦哈哈29军并不能给每一名普通官兵都配上钢盔,那是只有中央军才有的待遇。
 
    其实,就算是有钢盔,在这样近距离的互相对射中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从诞生那日起就是主要做为防护弹片溅射的钢盔,根本无法抵御800米每秒初速子弹所带来的巨大动能。
 
    没有人悲伤,或许已经没有时间悲伤,活着的人只是机械般的将死去战友的身边放着的已经旋开后盖的手榴弹放到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
 
    那,是他们最后的重武器。
 
    不仅能对付二鬼子步兵,还能对付小鬼子的坦克。
 
    已经至少有一个班的士兵,正在战壕内默默地捆扎手榴弹,集束手榴弹,一个可以将日寇坦克炸瘫痪的杀器。
 
    唯一的缺点是,重达十几斤的集束手榴弹再也无法抛远,它必须由人近距离将它塞入坦克腹下,这意味着,就算能躲过枪林弹雨引爆集束手榴弹的士兵,也必定无法躲过冲击波的侵袭。
 
    说白了,去炸已经越来越近的日寇坦克的,都是敢死队,要以命换命的敢死队。2571
 
 第350章 战后(1)
 
    暴起的300中国官兵让享受了一把冰火两重天的100日军根本没支撑过5分钟。
 
    当刘浪以一把军刺开路连续捅翻两名惊慌失措躲避的日军,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军刺直接掷入举着军刀妄图困兽犹斗的石井松的脖子,这场战斗就已经宣告结束。
 
    大喜大悲之际,已经绷着最后一根弦的日军崩溃了。
 
    四散而逃的日军哪能跑得过看着满地惨状而怒火满腔的独立团300官兵,一颗又一颗照明弹毫不吝惜的被后方迫击炮打上天空,逃的最远的一名日军,也不过堪堪逃了200米,就被士兵们追上,一一杀死在旷野中,杀死在他们的重炮前。
 
    不过,无论是中国士兵还是日本士兵,这个时候,没任何人再看向那些高耸着森然炮管的大杀器一眼。
 
    因为它们,独立团流尽了血,也因为它们,日本人,同样把血流干。
 
    这场战斗,没有胜利者,幸存的二十名独立团官兵在刘浪率人冲过来的那一刻,没有参与去追杀日军的战斗。
 
    不是因为他们太疲惫,终于可以歇歇了。而是,他们,不想这么孤单的活着,他们要寻找同袍,还能向以前一样跟他们吹牛打屁满口粗话的同袍。
 
    两个连队300人,外加6名特种兵,总共只剩下二十人,太少了啊!
 
    追杀完残存日军过后的独立团官兵们纷纷默然站立,看着一个个步履蹒跚却依旧努力翻动着战友身躯仔细检查的二十名残兵。
 
    他们理解,很理解,因为,在这八天里,他们也无数次做过这样的事情。只是,远没有如此惨烈。
 
    一个连队,只活下来一个班,不,一个班都凑不够,那是怎样的一种锥心之痛?
 
    “我要活的,我特么要活的。”一向性格沉稳的程远山放声狂嚎,在翻动一个又一个已经逐渐冰冷僵硬的同袍身躯一次又一次失望之后。
 
    “肖风华,你特么人呢?你说好老子娶媳妇儿的时候给老子上份子钱的,你特娘的不地道啊!”凌洪惶急的在尸体之中不停翻找。
 
    可他有一项特殊技能却是少有人能及,他对于危险有常人所不能及的感应,也正是由于他的存在,凌洪才能带着两名特种兵潜伏近4里灭杀四组日军游哨替程远山开路。
 
    最能躲避危险的人,这次却毅然朝着危险前进;最能躲避危险的人,已经没了呼吸。
 
    他的身边十几米的半径,躺着足足十二名日军,匍匐在一名日军身体上的特种兵的背部几乎已经被戳烂,当凌洪翻开他的身躯,他的嘴里叼着的是身下日军半截喉管。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依旧活活咬死了一名日寇,哪怕是不停地有刀刃临身。
 
    特种兵强悍的战斗力注定了他们杀死的日寇格外多,另外一名特种的遗体同样很快被找到,他周围倒下的日军数目同样触目惊心,两名特种兵用日军的命证明了他们无愧于独立团第一精锐之名。
 
    同样,他们也用自己的生命维护了特种兵的荣誉。
 
    哪怕他们是独立团最锋利的利刃,应该属于黑暗中的刺客,一击而中既远遁千里。
 
    其实,当他们做出如此选择的一刻,做为特种兵,他们是不合格的,可做为战友,他们是无可挑剔的。是的,当战友遇到危机那一刻,他们放弃了自己的职责选择同生共死,将精锐之血和独立团所有人融为一体。